去ga、回ga、往后tèng....这些合肥土话你知道吗?

发布时间:2020-09-16 23:40:43

新中国建立以来特别是革新开放以来种种人才来自祖国的四面八方使合肥方言受到南腔北调的影响泛起新的词汇;有些合肥方言则因时代差别而自然淘汰;有些合肥方言和读音也由于普通话的逐步推广而日趋普化。

在《小团圆》中有一位韩妈就是张爱玲的佣人何关的原型。小说中写道有一次因为九莉与九林用饭的事偶然提了一下:“家里没得吃摪搞呢?去问大伯子借半升豆子给他说了半天眼泪往下掉。”然后催他们用饭:“快吃乡下霞(孩)子没得吃呵!”又道:“乡下霞子可怜喏!实在吵得没措施舀碗水蒸个鸡蛋骗骗霞子们。”这里提到了几处合肥方言一个是“摪搞”也就是“怎么办”的意思另有一处即是合肥话“霞子们”现在多数说成“侠们”。

鬭(dòu):动词是指接、凑在一起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这是唐代诗人贺知章在《回乡偶书》中的句子也是千百年来大家耳熟能详最能体现对家乡深情的一首诗。方言是一种奇特的民族文化每一个地方都有自己奇特的方言它传承千年有着丰盛的文化秘闻。无论你在外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是一辈子你口中的乡音都始终陪同着你。这就是方言更是一抹浓浓的乡愁。

江淮官话语音上最突出的配合特点就是五个声调划分为: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和入声。详细的五声因太过理论和专业便不做赘述。不外在合肥话运用的声母中倒可以举个鲜明的例子那就是在合肥人的字典里没有“n”和“l”之分。以至于听起来“路”与“怒”同音“连”与“年”同音“龙”与“农”同音。仔细听合肥人说话他们即即是说普通话时也经常会将“n”“l”混淆特色十足。

好排场:夸赞人长得悦目或长得俊

据《安徽百科全书》纪录江淮官话是汉语官话区的8个次方言之一包罗江苏、安徽、湖北(东部以北)3省长江以北沿江地带以及苏皖长江南岸的一些市县。安徽省江淮之间的绝大部门地域以及长江南岸的一部门市县都属于江淮官话区。

过劲:厉害

“从肥东到肥西买了一只老母鸡”这是许多合肥人从小听到大的一个方言段子。有意思的是要用正宗的合肥土话念出这句话来才别有一番风味。说到这里就得谈一谈合肥方言中一些有趣的词句了。

不得手:忙碌

最着名的要数张爱玲了。在她的小说《心经》《红玫瑰与白玫瑰》《创世纪》《小团圆》等多部文学作品中都泛起过合肥方言而且泛起的频率很高这不仅代表了合肥奇特的文化还再现了合肥奇特的历史民俗。

谜底揭晓

细品慢嚼:名家信里的合肥话

在合肥方言中另有许多词汇的寄义与众差别。例如指人“说谎”叫“屁磨”说人“厮闹”称“搞脏”赞人“醒目”为“停当”讥人“肮脏”曰“拾弄”以及称“有趣”为“得味”谓“闲谈”为“呱淡”讲“稀罕”为“缺井”“开顽笑”为“逗猴”“脾气怪”为“精味”“是谁”为“哈个”“什么工具”为“哄工具”不在乎、无所谓、大包大揽多种意思都说成“好大事”等至于口称“乖乖”则表现惊讶之词。

听说在清末民初时期李鸿章率领的淮军将士多数来自合肥段祺瑞组建的皖系军阀其各级主干也多为合肥人氏。合肥的方言、俚语也因此而影响全国。

逗猴:开顽笑

另有合肥、巢湖、庐江一带都市有文白异读的区别。先给大家解释一下什么是文白异读。这其实就是汉语方言中一种特有的现象一些汉字在方言中有两种读音一种是念书识字所使用的语音称为文读;另一种是平时说话时所使用的语音其实就是我们常说的“土话”。合肥人在平时说“家”会念成“ga”回家即“回ga”掐会念成“ka”下会念成“ha”。

在《心经》里小寒与同学相互扔吃剩的果壳打闹嬉戏。小寒说自己的同学“你们作死呢!”“作死”其实也像极了合肥人常说的方言。娇蕊穿了一件绿色曳地长袍占着什么就染成了绿色。文中这样写道:“她略略移动了一步好像她适才所占有的空气上便留着个绿迹子。”“迹子”在合肥方言中就是痕迹的意思。

历史悠久:合肥人说的是“江淮官话”

读ròu形容词磨蹭做事慢。

趣话趣言:音同字同意义全然差别

往后tèng:往退却

炸罍子不仅体现合肥人热情好客而且这也是一种合肥人解决矛盾纷争的方法。听说在南北朝时期(公元555年)北齐和南朝梁在巢湖流域展开拉锯战天长日久后双方将士都思和厌战两国黎民苦不堪言。于是北齐和南朝梁在巢湖流域“罍酒罢兵”双方将士炸罍子后划地和谈竣事战争。和州(今天的和县)因为炸罍子换来了宁静而得名。合肥人发生不愉快或者纠纷时喜欢以炸罍子“化干戈为玉帛”双方在酒桌上握手言和。同时炸罍子体现合肥人性格实在、重情感双手举罍相互撞击时声音浑朴、酒花四溅、情感融会、开怀痛饮。

合肥方言不仅“鸡”“资”不分连“地”和“自”、“题”和“瓷”、“洗”和“死”也读音相似。由于语音不清往往会发生误会。

䨏(zī)它的注解是:动词喷射的意思好比说:红烧肉真好吃油直䨏意思就是油都冒出来了。厹(ròu)这个字你也一定知道它是形容人做事磨蹭的意思。如果合肥人说“你真厹”那他的意思就是你做事情磨磨蹭蹭的。䤉(mì)这个字就与喝酒有关了动词饮酒、喝酒的意思合肥人喜欢把喝一小口酒叫做“䤉一小口”。嗍(suō)动词吮吸的意思侠们就喜欢嗍手指意思就是小孩子就喜欢吃手指。獃(aí)这是形容词确定的不会变通的如合肥人说“这小我私家脑子怎那样獃”意思就是这小我私家做事情不明白变通。抪(pū)这是一个动词一般是指汤沸腾溢出如:汤都抪出来了。搲(wǎ)动词用手或瓢舀出如:西瓜我就喜欢搲着吃也就是说西瓜我喜欢用勺子舀着吃。鬭(dòu)这个字很是难认音同“豆”动词是指接、凑在一起的意思好比说“我们把这些工具鬭起来看看”就是说我们把这些工具都拼凑到一起来看看。

而咱们所说的合肥话属于江淮官话洪巢片合肥小片。现代合肥话主要通行地域包罗合肥(不包罗长丰北部)、六安金安区、舒城等地域。合肥话的最显著特点是北腔南调音色和发音力度偏向北方较刚劲。而语音是偏向南方音变很是多。

合肥人都知道在合肥方言中“大姐”一词十分常见是女性的统称。小说里韩妈称她女儿为“大姐”她也叫九莉“大姐”所以讲起她女儿来称为“我家大姐”以示区别。可是有时候九莉搂着她跟她亲热她也叫“我家大姐”。

摪搞:怎么办

拨聋:做事不靠谱、不太值得信任

搓个:昨天街个:今天麻个:明天

这些合肥话

内容泉源:江淮晨报全媒体中心出品

江淮官话可分为洪巢片、通泰片和黄孝片。洪巢片的漫衍规模最广涵盖泰半个安徽省和江苏省。洪巢片在语言学上是指淮语以中国五大淡水湖之洪泽湖和巢湖为两头的大片区域包罗安徽省中部地域:合肥、滁州、六安等;安徽南部沿江诸市:马鞍山、芜湖的部门城镇地域以及江苏部门地域。洪巢片周边划分与中原官话(北)、淮语通泰片(东)、吴语太湖片(东南)、吴语宣州片(南)、赣语怀岳片(西南)、黄孝片(西)等方言接壤在方言交接地域与各方言相互影响出现出富厚的过渡特征。

身为合肥人大家都知道自己说的是合肥话可你知道这“合肥话”究竟是什么话呢?其实咱们日常说的“土话”是有“官方认证”的叫做“江淮官话”。

生活在合肥我们天天都能听到纯正的“合肥土话”“老么资(老母鸡)”“真得味”“好撑坦”……生活在外地的合肥人只要凭着这一口“合肥话”就能准确无误地识别正宗的老乡一起喝酒吃肉都市以为更香。今天我们就来一起聊一聊这极具熏染力的“庐腔”。

哈个:是谁

到《创世纪》中合肥方言开始大量涌现。祖母不愿意潆珠出去找事做就说她“那样的人能做什么事?外头人又坏小姐理路又不清楚少现世了!”“现世”是典型的合肥话和“丢人现眼”的意思颇有几分相似。在小说里还时常泛起“拨聋”“汗潮了”这样的词语“拨聋”是说一小我私家做事不靠谱、不太值得信任而把衣服汗湿了说成是“潮”了也正是典型的合肥方言。

在合肥的罍街现在还可以看到一个个大写的合肥方言。最著名的肯定还是这个罍(léi)字如今大家都知晓它的读音但当初罍街刚开放时这个字可是难倒了一众人呢。炸罍子是盛行于合肥的一种饮酒方式。“罍”是我们祖先盛酒的青铜器。安徽地域的酒文化使得“罍”文化有了生长的土壤厥后逐渐形成了合肥人炸罍子的民俗习惯。

精味:脾气怪

炸罍子的意思就是指一饮而尽说明合肥人热情好客招待客人从不惜啬琼浆佳肴。合肥人敬酒用“罍”表达主人对客人的尊重和接待。纵然初次晤面的朋侪合肥人也能通过炸罍子的方式很快增进情感。唐朝诗仙李白就曾在诗歌中写道:“何如月下倾金罍”意思就是说追逐名利那里比得上在月光下炸罍子干杯痛快酣畅。

江淮官话区里有一些跟普通话音同、字同的词可是在意思上却是完全差别的。如果不弄清它们的意义往往会造成很大的误解。例如在普通话里“伯伯”是指伯父而合肥话是指父亲。“爹爹”在普通话中是指父亲合肥方言里却是祖父的称谓。姨娘在普通话中是指父亲的妾而方言中是指姨母。

以前有一则笑话说的是两位合肥人出差外地住进一家旅社的同一房间。晚间在洗脸时相互谦让:“老兄先洗”“左右先洗”“你先洗你洗了我才洗”几句话中“洗”字都说成“死”字。恰被跑堂在屋外听见以为他俩在寻短见慌得破门而入刚刚发现是听错了话音。因此已往每逢春节合肥人为了隐讳便改称“洗脸”为“净面”或叫“抹脸”。

呱淡:闲谈

在韵母上也有一种有趣的现象“儿、而、尔、耳、饵”等北京话中读卷舌音的er字江淮官话里只有桐城、铜陵等少数市县会读er韵母多数市县都读成舌面元音。咱们合肥市、肥东、肥西、巢湖均是如此。好比“儿子”会念成“a”子“耳朵”会读成“a”朵。

在生活中我们还能够听到老合肥们说着合肥话一些新合肥们想更快地融入这座都会中也徐徐有了“庐腔”甚至有的新合肥们一口隧道的合肥话让人一时之间难以判断他是来自那里。其实也有人说想学说合肥话也许并不那么难可是要把合肥话写出来可就不太容易了。

搲(wǎ):动词用手或瓢舀出

屁磨:说谎

坳宕:很小的坑或面积不大的凹陷处

读mì动词饮、喝(酒)。

好大事:不在乎、无所谓、大包大揽多种意思

在合肥方言中一些常用的基本词或一般词另有许多差别的叫法。例如闪电合肥人通常叫“打闪扯闪”外祖母叫“家婆家奶奶”小孩子叫“小伢子、侠们、小家伙”。此外合肥另有许多唯一无二的方言令人回味无穷。遇到好玩的事或有趣的人合肥人会说“真得味”;一般处于很忙的状态时合肥人会说“不得手”;合肥人喜欢把那些做事鸠拙、邋遢、不靠谱、不知人情世故的人称为“不顶龙”;当合肥人夸你长得悦目长得俊时他们会说“好排场”;一般以为一件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合肥人都市讲“好大事”。

去ga、回ga:回家

其实许多合肥人都不知道的是自己所说的方言可以追溯到先秦时期。据语言学家研究讲明合肥话很多多少都是古话。好比合肥人喜欢说“坳宕”意思指很小的坑或面积不大的凹陷处。如:“天黑路上一个坳宕把我绊倒了。”其实“坳堂”是一个很古的说法。在《庄子·逍遥游》中有一句:“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庄子是楚人合肥古代属于楚地因此合肥方言中的“坳宕”“凹宕”的说法就是古代楚方言的继续。

说文解字:那些会说却不会写的合肥话

拾弄:肮脏

大姊:女性统称

合肥方言不仅历史悠久影响也深远。有许多名家在小说里也曾提到过合肥话。

大锅:年老

听到这些话身为合肥人的你是不是顿觉很亲切、很有画面感呢?

读suō动词吮吸。

真得味:歌颂好玩的事或有趣的人

小伢子/侠们/小家伙:小孩子

读zī动词喷射的意思。

爹爹:指祖父


为您分类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

体育滚球投注平台-首页  滚球体育下注  【滚球下注】官网  【滚球下注】APP  FUN88体育